叶子初

浮生只合尊前老,雪满长安道。

世不遇你


谢谢小春陪我讨论剧情,给我想梗。

算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致敬。

致敬《华氏451》。


迟勤



暮春的金城将将有了些春天的味道,晚来的杨柳终于舒展了枝条,明明暗暗的光影洒在行人身上,感叹着总算度过了寒冬。


迟瑞醒来的时候,院儿里刚刚来了口信,东江洪帮的大当家看上了他的生意,想要入一份股,好让洪帮在金城立个脚儿。洪正葆的名声在金城传的并不是特别开,但迟瑞早年去过东江,准确的说是流落到了东江,那时的洪帮已是东江说一不二的大帮会,更不提现在时局稳定,他们便更不知道发展到了什么方向。


洪老爷当年慷慨的救助了他,为着这份恩情,迟瑞也并不敢怠慢。洗漱一番这就出门,要赶最近的一班火车去东江,亲自面见洪老爷,把这份诚意给到十足。


东江靠海,不比金城干燥。一下火车就能感到一阵温润的风裹挟着水汽,湿湿软软地抚过来,蕴藉旅人一身疲惫。南边的春天来得早,仿佛只有在这里,暮春才有了意义,度过万物新鲜的早春,生机勃勃的阳春,此时的东江一眼望去,才是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。


“……”

“梅子黄时雨。”

迟瑞愣了一愣,从嘴里蹦出一句年代悠远的诗句。

良久,他像是突然清醒,拍了拍自己的脸颊,提起行李箱向洪家走去。


洪家在老城区,离码头并不算远,一座花园洋房配着佣人保镖,远远望去整齐利落的与周围格格不入。


此时正是码头工人们收工吃饭的点,沿街支起了一条长长的小吃街,油烟食物的香气,撑起一副烟火人间。


迟瑞太久没出过远门,下火车的时候头还有些晕,胃里不舒服也没吃多少东西,这会儿被香味儿一冲,竟有些饿了。


他踟躇良久,终于选定一间馄饨摊子,犹犹豫豫坐了进去。


“来碗馄饨。”

“得嘞,您稍等着!”

许是见迟瑞一身周到妥帖,想来并不是寻常人家,店家殷勤地用开水烫了碗,才端上喷香的馄饨。


迟瑞不知是饿了还是店家的手艺好,竟暖暖吃了一半,才稍稍想起家中吃饭的礼仪。他心里舒坦,倒给了一倍的赏钱,店家千恩万谢地接了,大赞迟瑞是个好人。


“好人么……”

他想起曾经的伴侣,抿嘴露出一个苦涩的笑。

他可从来不是什么好人。


馄饨摊子离洪家近,一抬头已然是洪家的大门,门房通报得了消息,客气的请他去。


洪正葆像是等了他许久,仍旧坐的端正,习武之人,一身利气,倒还是迟瑞记忆里那个威震四方的洪老爷。


二人本是旧识,此事又是对二人都有利的合作,顺顺利利的谈妥后,迟瑞谢绝了洪老爷的晚餐,他本想立时就告辞回金城去,洪老爷却招了招手,叫他别急。


说着,他转头朝里面叫着。

“罗老弟!”


随着便出来一位月白长衫的先生,五官细致,一身书卷气。


迟瑞见着他的第一眼就觉得这人合该生在东江,一举一动都像清晨海面的风,温柔湿润,如同春风化雨,极尽舒适。


评论(4)

热度(42)